半拂_泫

呐...

喜欢一个最强大的人

喜欢叶修

喜欢他手握四冠,临走还掀起满城风雨。

喜欢他一笑从头再来,哪怕荣耀不在。

喜欢他历尽沧桑,仍有少年模样。

十年可以改变很多很多,唯一不变的是他的信仰,他的荣光。

十年磨砺了他的少年意气,却磨砺不掉他一身锋芒。

我们都懂,他那颗追求荣耀的心,从未因岁月变迁,而动摇一丝一毫。

十年前的叶修很年少,一杆却邪便踏破了九州。一个人,便令八荒倾倒。

十年后的叶修还是少年模样,立于战场,鲜花怒马,红巾如火,热血飞扬。

他的信仰,哪怕只是微光,却自成燎原之势。

安利老叶,安利那个神一的般的男子。

【韩叶】相留


*好像ooc了

*私设如山,如有bug当私设如何?

*阿宁第一视角

*第一次发文,如有侵权占梗可否与我说一下,会删的

* @宁 若我说这是提前两月的生贺,可信?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01

我叫阿宁,荣耀大陆平民。

平时喜欢在家门口的茶坊喝茶,虽然那里的茶又苦又涩,但架不住人那儿有个说书的小哥哥。长的不算极好,却也眉清目秀。看久了,便有春风化雨的温柔。

那是神魔大战后的第二天,小哥哥饥寒交迫地倒在大路上。茶坊主见他可怜便收留了他,从此他便每天在茶坊中说书。读作报恩,写作蹭吃蹭喝。

也许是因为喜欢抽烟的缘故,他声音是有些沙哑的烟嗓,慵懒却透露着被风霜洗礼过的沧桑,很是好听。

小哥哥只讲斗神与拳皇的故事。

这不罕见,自神魔大战斗神叶修与拳皇韩文清双双坠落,荣耀大陆举世同悲后,说书人总爱念叨些当年斗神于拳皇的英勇事迹。

但讲韩文清和叶修相爱相杀故事的说书人,应是只他一个了。

哦,勇气可嘉。

谁不知嘉世神族与霸图神族来不和,两族族长更是水火不容。啧啧啧……

第一天,第二天就算了,第三天他又讲这种故事。我终是按耐不住好奇问他:“小哥哥,世人皆知韩叶二人水火不容,你为何要讲这样的故事?”

小哥哥叼着烟看了我一眼,那一眼似乎是藏了千年的哀伤,宛若二胡在风雪中凄凉地唱响。他好像透过我看到了别的地方:“你不懂。”

“嗯?”我皱眉,“什么?”

小哥哥笑了笑:“没什么,你怕是听错了。”

是我的错觉吗?为什么觉得,这笑容有些嘲讽呢……

02

小哥哥依旧坚持每日在茶坊里讲韩叶的故事。

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,讲的后来的情意暗生,那些故事很简单平凡,却又不胜温馨。

那些故事让我开始觉得,斗神拳皇也是有血有肉,有七情六欲的人,而非高高在上的神。他们会吃醋会胡闹会缠绵也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悲欢离合。

在小哥哥的故事里,叶修不是神秘莫测的斗神,而是个脸T而没下限的群嘲帝;韩文清不是一如既往的拳皇,而是个粗焊嘴笨的钱包脸。

也许这些只是小哥哥乱编的故事,但,我更愿意相信这是真的。

人总是喜欢美好的事物,不是么。

03

神魔大战十周年纪念日那天,大家都会烧纸祭祀斗神拳皇二人。

只是因为没有找到二人的遗躯,因而韩文清灵位中葬的是他生前的战衣,叶修的灵位葬的是武器却邪。

“联盟曾悬赏万两黄金求二人遗体,可惜一无所获。”

我这样和据说是跑来看热闹的小哥哥说道。

小哥哥笑,声音轻挑:“那这钱可真是难赚。”

我不理他,只是和他说些惋惜韩叶二人坠落的话。他每次都会不屑而嘲讽的笑。那笑容其张扬,仿佛要笑尽苍生。

说着说着,当我随口提到叶修的灵位中葬的是武器却邪时,不知何故,小哥哥的笑慢慢淡了下去,轻喃了一句什么,转身离开的背影有些落寞。

后来琢磨了很久才知道,他低喃的那句话是:“纵然他的名字不会被世人知晓,但至少也能被万人祭拜了。”

只是那个时候,小哥哥已经走了。

下午的时候小哥哥又不知从哪嬉皮笑脸地蹿出来,向我借黄纸。

“你不是说不去祭拜斗神拳皇么?”

“是啊。”小哥哥,有些无奈地笑,“是烧给那些,战死的壮士。”

“不是只有斗神拳皇,才值得被世人所铭记的。所有追求和平的心,都不应该被轻视。”

“而且。”清风徐来,微光被竹叶揉碎,洒落,“叶修与韩文清怎么会那么早便死掉呢。”

小哥哥逆光而站,眼中压抑着汹涌澎湃的情感。仿佛无尽相思之苦,都凝练成眸中一抹坚定的守候。

他笑着,我第一次看见他笑得那样璀璨。

那一刻我用余光看见跪在灵位前哭的那群人,他们有的是嘉世或霸图的族人,有的只是爱着斗神与拳皇的普通人。这才猛然惊觉站在我面前,这个微笑着的人,才是所有人中最悲伤的一个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但,不是我矫情。我相信人眼中的感情是掺不了假的。

04

小哥哥,似乎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
每日说完书,他都会在茶坊门前站很久,面露期盼之色。嘴里还含着未燃的烟。

“干什么呢?”我问。

“在等一个人。”他道。

“总觉得你好似等了很久。”我想了想,“自来到茶坊开始便一直等着。”

“是啊。”他笑,温柔而带有一点对时间的无奈,“会一直等下去的。”

“那……若是等不到呢?你难道会等一辈子吗。”

“会啊。”他虽然没有立什么誓,声音很淡然。可眼里的那份坚定却让人觉得,哪怕千磨万击,坠入深渊,他都不改初心。他以前的岁月,也是峥嵘的吧。

我不知道他等的是谁。

不过想来,应是小哥哥心爱的姑娘吧。

05

“喂,下雨了,你还不进去。”暴雨天,我出门办事,看到小哥哥正在大雨磅礴中,又在等那个他等了很久也没等来的人。

“哦……没事的。”他似乎才如梦初醒,掀了掀湿发,“可怜我?那帮我买包烟如何。”

他随意指了指口中叼着的什么,我仔细看才发现是一根未燃的烟。

“去去去。我办正事呢。”

这小哥哥也是个怪的。日不断烟,却不常点燃,只是叼上一根未燃的晃来晃去。

问他为什么,他只说不喜抽烟。

真是,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抽呢……

习惯了。他这样回答,神色微有些失落,虽然不久又变得嬉皮笑脸了起来。

06

那一天我照例早晨去喝茶,却被告知说书的小哥哥,昨晚走了。

以前就想过,小哥哥有一天走了,我会不会难过呢。

只是没有想到是这种心情,没有更多的悲伤与难过,只是有一些淡淡的愁绪,他不属于这里,他属于更好的地方。

我转身要走,却被茶坊伙计叫住了:“客官您等一下,那个说书人给您留了一封信。”

那是一封很简洁的,不算信的信。就十个字。

“我从来只讲自己的故事。”

我愣愣的站了很久,那一刻的情感很复杂,不知该哭该笑。我早就应该想到的。

他讲的故事那样的真实。

原来小哥哥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。

叶修。

那么他等的那个人也显而易见了:

韩文清。

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温柔。这么好。

人生还有那么长,只愿他的荣耀永不散场。但我是知道的,我只能陪他到这儿了。他往后的人生我无权参与。

07

忽然想起了,不知是谁说的那句话。

故事已经结束,而你的荣耀才刚刚开始。

……

08

叶修一定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等候韩文清归来。

我想那个一如既往的拳皇,定然也还活着,寻找他的叶修。

不管他们能不能寻到彼此,我想,这都将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温柔的故事。

09

后来我成了一个说书人,只讲这一个故事。

一个最好的故事。

有幸遇到你。

有幸听到这个故事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

求轻喷可好。。

我知道很渣。。

这能怪我吗。。

好吧,就是怪我。